这一战敌一个师伤亡六个团长战史却没有记载!


ʱ䣺2019-09-09

  1932年春,蒋介石第三次“围剿”被粉碎后,于5月又亲任鄂豫皖三省“剿匪”总司令,部署30余万兵力,向鄂豫皖苏区发动第四次“围剿”。8月初,正当红四方面军主力围攻麻城之际,敌第二纵队陈继承四个师向七里坪扑来,敌第六纵队卫立煌89师也向黄安猛犯,战局突趋紧张。

  柳林河是倒水河左岸一个较大的村庄。村前的河水不深,河滩开阔,两岸山峰耸立,地形起伏,可攻可守。敌陈继承纵队先头师占领了柳林河以西的笔架山一线,红军则占领了柳林河至酒醉山、悟仙山,古风岭一带阵地。

  8月15日晨,敌第2师黄杰部由周田、双河口渡过柳林河向古风岭、悟仙山进攻。红四方面军以黄安独立师坚守阵地,集中红10、11、12、73四个师及少共国际团,反击进攻之敌。

  敌人很快就发起了进攻。山谷里炮声隆隆,枪声大作,敌机也出动了,在头顶上盘旋,进行助战。

  这时,汪乃贵为红73师219团2营副营长兼6连连长。他突然发现对面山头之敌向山下冲过来了,大声问:“徐总指挥,敌人从山头上冲下来了!”

  “冲下来好啊!”说,“你们冲过河去,拿下小山头,占领制高点,消灭敌人!”

  冲锋号一吹响,红旗展开了,满山遍野响起了喊杀声。汪乃贵一马当先,率部冒着炮火,涉过柳林河,—举突破敌第2师的前沿阵地。

  打旗兵把红旗打到哪,战士们冲上哪。红军端枪射击,敌人倒下一大片。www.111942.com,2营乘势冲入敌阵,左砍右杀,拼起了刺刀。经过一阵激战,红2营夺取了正面的几个小山包。当汪乃贵率领6连冲到山包的古塔底下时,突然,“嗖”,敌一颗子弹飞过来,从汪乃贵背后打进,从右腰前面穿出,他右手上的驳壳枪“啪”掉落地上。

  但是,汪乃贵没有走,咬牙忍痛,指挥部队继续向山上冲去。全连战士见他带伤指挥,斗志越加旺盛,一阵猛冲,终于占领了河西岸古塔右侧的山头,用火力把另一股敌人压制在河滩地里。

  “嗡嗡……”,敌飞机又来了,在空中盘旋,突然,它们对准河滩大扔炸弹,炸得蜷伏在河滩瓜地里、土坎下的敌兵狂奔乱跑,哭爹骂娘。这一幕,反把山上的红军搞懵了:难道敌飞机上有我们的人?

  原来,敌兵被红军压制在河滩上后,见着满地是西瓜,于是一个个伏在地里一面啃西瓜,一面眼巴巴地等待飞机支援,连让飞机识别阵地的十字白布标志,都没顾得上展开。结果,飞机是等来了,可不见十字白布标志,又误将满地的西瓜,当作红军密集的人头,便把炸弹一股脑地倾泻下来,炸得敌兵和西瓜四处横飞。

  此后,红军在河西岸和敌军展开拉锯战,反复拼搏,喊杀声震动河谷。这样激烈的战斗是十分罕见的。许多红军战士连连手刃敌兵,血染战衣,上下湾的河水都染红了。

  红军则继续前进八里许,直插白马寺,占领了敌酋黄杰的师指挥所。陈继承急令第3师李玉堂向南延伸,并下令敌80师李思朔部增援,这样,第2师残部才占据笔架山顽抗。之后,红军乘势冲击,但敌恃强顽抗。

  17日,敌卫立煌纵队向北进逼,企图与陈继承纵队一起夹击红四方面军。见继续与敌战不利,乃下令红军撤出了战斗。

  七里坪的柳林河一仗,给敌人沉重打击。随后,红军缴获敌第2师一个军官事后给友人的信,其中谈到了此战。敌人悲哀地说:

  “本师潢川惨败之后……经委座大力补充,军容复振……不料此次又遭惨败,6名团长悉数伤亡,……重演潢川惨剧,曷胜浩叹!”

  几十年后,当了国防部长,记起此战,可派人查遍史料,都没找到敌黄杰第2师在柳林河之战中伤亡的6个团长的名字。对此,敌战史竟然没有记载!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马会平特一肖王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